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“伊拉克還得開發十多年吧,開發完差不多我退休” | 大慶故事⑩

文化

“伊拉克還得開發十多年吧,開發完差不多我退休” | 大慶故事⑩

朱凱麟 孫今涇2019-12-13 09:48:28

好奇心日報大慶故事系列將以口述的方式呈現,有時候,口述會有獨特的生命力。更多內容將在出版物中發布,目前正在籌備中。

Jack,41 歲,大慶鉆探鉆井隊工人,摩托車愛好者,28 歲開始外派蘇丹。

蘇丹局勢動蕩,中石油把大部分工人調遣回國,包括 Jack 在內的一部分工人則再次分配到伊拉克的魯邁拉油田。Jack 是今天中石油海外市場開拓的一部分,正如 60 年代趕赴大慶的數十萬人一樣,不過這次“會戰”有了更市場化的理由。Jack 說如果現在讓他選,他不會往外走。


蘇丹、伊拉克的油特別特別多,比大慶多多了。波斯灣就像一個鍋底,根本采不完。不打仗的話,那兒就是最有錢的地方。

伊拉克就是中國鄉鎮的感覺。因為打仗,我們都在米桑省,美軍從那登陸。跟我們干活的同事,當地 20多歲的年輕人,他們父輩不少參加過兩伊戰爭。這些年輕人很多沒上過學,不會寫自己的名字,簽名都用畫的,其實就是不會寫;查錢,也一張張地查;找錢也是,多給幾個錢讓他給我找整錢,他們就懵了。

也有白人。中石油在伊拉克的油田占不到 50% 的股份,剩下是英國 BP 的。也有馬來西亞的。在蘇丹的油田也都是合資,只不過中石油占的比較多。我們井隊屬于鉆探集團,屬于大慶油管局的子公司。

蘇丹,沙塵暴是這里的常見天氣。圖片由 Jack 提供

2006 年我 28 歲,先是從大慶到北京,在北京飛,中途倒一趟機,迪拜、阿聯酋、或者阿布扎比,總共飛 12 個小時。到了首都巴格達,我們項目部的地方,從那坐小飛機去作業部、現場的基地,然后再坐直升機到作業現場。到伊拉克的話就是從迪拜轉,到了伊拉克坐小飛機去作業部,然后防彈車送我們去現場。

咱們去伊拉克七八個隊伍,也有七八十人吧。出國前有英語考試,單位培訓,專門針對我們出國禮儀啊、阿拉伯語啊,而且我沒干過深井,還要了解深井的情況。到了那就分散開,雇更多當地人,我們教他們怎么干:

從地表先往下鉆,最后是射孔。上面鉆機裝盤,驅動那個方鉆桿,下面有鉆頭,往地底下打,同時循環泥漿。一個班六個人各有各的崗,有專門操作機器的,也有領人干活的?,F在我們在戰區打的都是加密井,意思是這地方已經采過一輪油,要再次開發。公司先勘探好每口井的位置,鉆井隊就搬家搬過來開始作業,完井作業后再挪到下一層接著開采。然后下油罐射孔,放抽油機,油抽出來之后就進到聯合站或者采油廠。

一天工作 12 個小時,睡覺,吃飯,起來接著干,沒有歇的時候。去的第一天就開始了,每天工作 12 小時。幾乎不會離開作業現場。除非這個井完事了,搬到下一個井?;顒臃秶驮谝粌砂倜字畠?,一個院子也就幾十米。特別累,特別熱,伊拉克的氣溫 50 多度,每天喝純凈水得喝十五六瓶,還不上廁所。

那里的房子全是平房,住得很分散。鉆井隊就在現場住,在你前邊就是一堆“玩具”,那是油井。我們的營區在這,水泥墻圍上,有內保安和外保安。在蘇丹的時候,兩百多個特種兵包圍著我們。兩米多高的墻,高射機槍,兩米多深的坑,外邊還有一圈重載機槍站好,兩百多個,防止有恐怖襲擊發生。

蘇丹的工作服是藍色,伊拉克的工作服是紅色,就跟大慶一樣。伊拉克也分區塊,上一個區塊穿灰色,現在這個區塊算是大慶油田自己的區塊,就穿自己的紅衣服。

下面的人干活總跑,不聽話也不好管。不像在家里干活,大多數工人都在后勤,工作比較清閑一點,下班回家能和朋友喝酒。也有受不了回來的,但不多,出去的都挺珍惜這份工作。我們的人員始終在輪換,原先海外 45 歲就可以回來了,現在是到 50 歲退休。

大慶現在有自己海外的公司,相當于中石油的子公司競標之后把伊拉克市場劃分給我們來干。家里這邊的效益只能說是持平,掙得錢只夠養活剩下這些人。

伊拉克不是第一個海外市場。第一個是阿爾及利亞,還有印尼,然后再有埃及。最后市場劃分了,我先分去了蘇丹。

2018 年來伊拉克是因為蘇丹局勢動蕩,好多鉆井隊停了。2016 年蘇丹停工后很多工人安排去了伊拉克,但也有不少人從蘇丹回來沒處去,在家里等著再次分配。

2011 年 7 月 9 日南蘇丹獨立,不僅讓蘇丹一分為二,也使油田一分為二。油田和管道屢屢受武裝沖突波及。2013 年 12 月,中石油將 200 名駐南蘇丹員工撤離回國。

Jack 在大慶上班的駐地和工作現場,左側為營房,右側為工作區。圖片由 Jack 提供

伊拉克還得開發十多年吧。2009 年開始,開發完差不多我退休。在外邊特別枯燥,吃飯睡覺干活,家里什么忙都幫不上,家里有什么事也不敢跟我們說。媳婦生孩子我都不在。我在那個蘇丹大慶鉆井公司,當時隊伍剛組建,家里有事也回不來。海外老多人都這樣,父母沒了也回不來。

在外頭 90% 都是結了婚的。就是結了婚才要出去?,F在年輕人不愿意出去了,太遭罪,寧愿在家拿六七千塊錢,覺得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換我現在,我也不去了。

海拉爾、四川也有一些公司的項目,還有外蒙、天津大港。國內外派一般一萬塊錢左右,很多人也不愿意去?,F在我們就在當地招合同工、農民工,內部職工越來越少,都慢慢消化掉了。

今年我一共回來 20 多天,隊伍剛組建,人員慢慢配齊。等活兒干順了,正常應該是干兩個月回來歇兩個月。有一回我就是臨時把我派過去幫忙,在家給我休了十天就走了。

以前時間多我自己出去旅游,西安、重慶、成都,我喜歡旅游。大部分是一個人,媳婦在家照顧孩子,她也知道我累了。而且在家待時間長,她也煩我。孩子兩歲多的時候,跟我媳婦一起睡嘛,她就給我推出去了。我媳婦說:這是哪個叔叔回來啦?

我父親是退伍軍人轉業來的大慶。父母都是鉆井公司,我媳婦也是,她屬于“生活”方面,服務井隊。你在大慶路邊看到井架,就有井隊,他們都是帶著食堂、帶著寢室出去干活的。

小時候父母特別忙,我爸上班,我媽屬于家屬工,但是我媽也做小買賣。我那個年代考技校還能分配,他們不管我,也不愁。就是從我這屆開始中,石油不分配工作了。

我們這一代,不在油田工作的特別少。但石油公司不招工以后很多年輕人就不回大慶了。假如你去深圳工作,未來父母會跟著你去,父母去了爺爺奶奶也會跟著去,一點點把人全帶走了。

那之后,大慶好像就越來越注重教育了。1998 年開始取消包分配。好多人都說,大慶這幾年誰掙錢了?都讓那些輔導班老師掙了。

孩子到高中了,父母收入也高一些了。有的家長一年就花了十多萬,很多人高三不上,專門找補課老師。像我兒子初一,一個暑假就花了三四千。初一一節補習課 100 多,高三那就 300 打底。

我兒子的老師一個暑假掙了 10 多萬。教 20 多個孩子,一對一,早上下午晚上。培訓學校的廣告每個樓里貼滿。

見到 Jack 的乘風湖廣場位于大慶讓胡路區,遠處的樓盤就是 Jack 住的小區,鉆井公司的員工大都住在那?!暗灿胁簧倌贻p人愿意住在新村,那邊繁華點,每天來回通勤一百公里?!盝ack 說。

傍晚 6 點的乘風湖廣場滿滿的人,主要是周圍創業城的居民。創業城擁有 549 棟單體住宅,是大慶油田房地產開發公司 2012 年銷售給石油老會戰的福利房。最熱鬧的是廣場入口處的小型市集,擺攤兒的、理發的;往里走則有供小孩玩的充氣玩具,廣場舞、舞劍、太極拳等各類團體。

乘風湖廣場和遠處的創業城。攝影:孫今涇/好奇心日報
廣場中央的雕塑,太極隊正在周圍聚集。攝影:朱凱麟/好奇心日報

乘風湖原名“周瞎泡”。2001 年至 2007 年,作為大慶“百湖之城”旅游業規劃的一部分,由大慶油田管理局和市政府分兩期治理將其改造為生態景觀湖,包括湖心島、碼頭、廣場,總投資超過 1 個億。Jack 說,剛建好的時候湖邊每隔一段就有喇叭放著音樂。2019 年 8 月 15 日,乘風湖廣場上的噴泉荒廢著,一些壞的燈泡也無人修理,因為“油田效益不好,乘風湖廣場正從油管局移交市政的過程中?!?/i>

以前這小區里的房子特別好賣。中介把自己電話號碼貼墻上,上午貼下午就賣了。這一兩年都賣不出去,大慶的房價每年都在降。那時候很多人買房,手里攢了兩三套。覺得給自己留一套,給孩子留一套,學區房?,F在能出手的都出手了。

像這個樓,剛出來的時候七八十萬,現在六七十萬估計都賣不出去。我同事現在買房去杭州,給姑娘留,在郊區不到兩萬一平,肯定能升值。

以前我在大慶最多有三套房子,現在都賣了。想著將來孩子考大學,他不可能再回大慶,就賣了。房子多了你還得交物業費采暖費。單位只給你交一套。

我同事的孩子,考了大學就不回來了。大慶從 12 年還是哪年開始就沒招過工。所以現在我們整個油田咱們都屬于缺人的這種,現在就30多歲的年輕人都屬于就是年輕員工,當你當小孩。我 79 年的,41 歲了。

現在大慶年輕人的父母如果是油田工人,條件都不差。兩個人加起來退休工資一萬多,花不完就給孩子。直接把其中一張退休卡給孩子。孩子如果結婚了,工資加起來也有七八千。

錢完全夠花,想買的也都能買,車也有,房子也能分配,上班也安逸。仔細想掙那么多錢也還是這樣過日子。

“這兒是不是特別涼快?”見面的時候,Jack 穿了條卡其工裝褲,一件印著 Harley-Davidson 的黑色 T 恤,來去都騎一輛金城摩托車,外觀和本田的經典車款“本田猴子”幾乎一樣,市場價五千左右。再有一周時間,Jack 就要回到伊拉克。

伊拉克倒休回去的小飛機。圖片由 Jack 提供

其實頭一年去蘇丹回來就能買哈雷了。

出去第九年才買。你掙了錢之后就不能光想著自己的愛好,2008 年先把家里房子換了,給我媳婦買輛車,2011 年又換了個帶車庫的房子。2015 年買了輛哈雷,十萬多塊錢。

當時想外派的人特別多,現在也多——掙得多啊。剛開始一個月拿 4 萬多,今年 6 月 1 號開始風險金降級了,變成 2 萬多,還是五倍工資。

摩托車真把我命運改變了。一開始玩日本車,日本車一萬多,看他們有玩美國車的了,我說我也要掙錢買。那時候盛行買走私摩托,四五萬塊錢也能買一輛。等掙到錢了,走私車少了,自己接觸人也多了,覺得玩水車也不行,違法事不能干了,還是得多掙錢。一點點的上班攢錢,就覺得要換好車,更大馬力,去更遠的地方。

我五六歲的時候,在飯店門口看見一輛本田摩托,特別帥,瞅半天。在 80 年代就像看見飛碟一樣。那時候有個俱樂部,其實就是個車庫,我說我來幫你們擦車,幫你們修車。外派之后回來得少,跟俱樂部里的人也有隔閡了,而且他們都是富二代,有點格格不入。好多家里都是外地人——90 年代來大慶做生意,做和石油、建材有關的生意,玩摩托的也都是這些人的二代。我覺得還是自己玩吧挺好。

一年就在家待三四個月,回來就在大慶的公路開。沒事自己跑跑,去峰哥的店里頭,去跟自己合得來的人,過過癮。最遠一次跑了齊齊哈爾,一個多小時,走高速。

但還是沒時間。我一直想,等我有一天從海外回來了,把我那車好好改裝一下,來一趟遠的。

題圖為 Jack 在蘇丹拍攝的生活區域;長題圖為乘風湖廣場,攝影:朱凱麟/好奇心日報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金额